主页 > 文化 > 正文

【小说】神级兵王章节目录列表大全

2019-07-11 19:40    新英体育/新英体育直播/新英体育网/知乎/新英体育

神级兵王讲述了一代兵王归隐,竟然沦落为普通的女校教师 秦逸觉得都是上天注定的 他如何在灯红酒绿的都市潇洒放荡 冥王地府的生死薄、大千世界的转世轮回 且看轮回兵王

第7章 要你们有何用

随着亮哥一声令下,众西装小弟自然不敢怠慢,纷纷摩拳擦掌,拳打脚踢地向火烈、刚子,以及那群杀马特小弟招呼而去。

 

仅仅三五分钟的功夫,火烈的脸就被打的肿成了包子,门牙掉了两颗。刚子被踹得断了三根肋骨。红毛等一群小弟也是鼻青脸肿,痛苦呻吟声不绝于耳。

 

这帮乌合之众在亮哥的手下面前,几乎毫无战斗力。即便有两下子的,也完全不敢动手。静安区的土皇帝亮哥,谁惹得起?

 

像他们那种货色,只有站稳了等着挨揍的份。

 

看收拾的差不多了,亮哥才招了招手,让卖力的手下停手。之后,他又对火烈勾了勾手指。火烈立刻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。

 

“亮、亮哥,您还有什么吩咐。”火烈擦着脸上的血迹,一边呻吟着一边道。

 

此时的火烈,被打的蓬头垢面一脸是血不说,腿脚还有些不灵便了,走路的时候直打摆子,好不凄凉。

 

“说,以后还敢不敢找我大哥麻烦了?”亮哥点燃一支烟,悠哉悠哉地吸了一口。

 

“不,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火烈哆哆嗦嗦道。

 

“好!我大哥既然在紫金花女校教书,那么这一片就由我照着,倘若你以后再敢在这女校附近出现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。”亮哥声音狠历道。

 

“一定一定,亮哥您放心。”火烈点头如捣蒜道。

 

“另外,我听说你和高三一班的曾婉、柳絮和叶雨馨有来往。她们既然是我大哥的学生,那么我阿亮就有责任保障她们的安全。我令你以后再不许和她们有半点瓜葛,你有什么异议?”亮哥咧嘴一笑道。

 

“没有没有,一切都依照亮哥说的办。”火烈一副三孙子模样道。

 

“不只是她们三个不行,这紫金花女校的任意一个都不行。”

 

“好好好。”

 

“行,今天我要说的就这些,带着你的小弟,滚吧。”

 

亮哥下令之后,火烈和他那些狼狈不堪的小弟们,立刻相互搀扶着,灰溜溜的闪人了。

 

“哼!一群废物!”望着火烈等人的背影,亮哥冷冷地甩了一句,之后转头说了声:“铁男,你过来。”

 

那名叫铁男的西装男子立刻迎上前来:“亮哥,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

亮哥冲着铁男耳语了几句,铁男马上点头应声道:“知道了亮哥。”之后,他便带着一众西装男子,风尘仆仆地离开了。

 

独自留在校门口的亮哥,伸了伸懒腰,眼神四处张望起来,最终向马路边的一名骑着小摩托的男子走出。

 

那人正是秦逸,他到存车处取来摩托之后,并没走,而是停靠在路边等着亮哥。多年不见的兄弟,好好叙叙旧是自然少不了的。当然,刚才校门口发生的一切,也都被他看了去。

 

亮哥毫不客气,一屁股坐在了秦逸的摩托后座上,“青哥,我就知道你不会把兄弟丢下的,哈哈。”

 

“阿亮,你小子啊,小时候那么老实,跟个受气包一样,在外边被人欺负了都是我帮你,没想到现在这么暴力。”秦逸无奈地摇了摇头道。

 

“人可都是会变的。在这么复杂的社会里生存,总老实巴交的怎么行。”亮哥嘿嘿笑着道,“走吧青哥,今晚咱们不醉不归,我请客。”

 

“我知道个好地方。”

 

“都听青哥的,小弟今天舍命陪君子!”

 

……

 

秦逸和阿亮刚刚走后,就在距离校门口不远处的保安室里,校长张远道探出头来。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,不禁嘀咕道:“好小子,连五湖帮青蜂堂堂主都跟你这么铁,真没看出来。哼哼,不过这样也好,那帮痞子再不敢来学校捣乱,我这个校长也当的安生些。”

 

“张校长,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出手,刚刚要是在校门口闹出命案来,那对咱们学校的影响将相当恶劣,也是我们保安队的失职啊。”保安队长邹怀安一脸不解地问。

 

邹怀安今年四十九岁,虽然年纪不小了,但毕竟是个退伍军人,结实的肱二头肌甚至比很多年轻人都要粗壮的多。

 

老邹这个人秉性正直,眼里不揉沙子,敢于对一些校外的邪恶势力说不。这也是很多痞子不敢踏进紫金花女校的关键原因之一。可谓学校的一尊保护神。

 

虽然老邹能当上这个保安队长,全部仰仗张远道的提携。但对于刚才张远道吩咐自己的人“坐山观虎斗”的举动,他是万不能认同的。

 

“老邹啊,你生性刚直,一身正气,这个我心里清楚。我当初看好你也正是因为这点。但有些时候,退一步比进一步更为重要。你瞧瞧,外边的斗殴事件不是并未波及到学校的同学和教职工吗,影响也可谓是最小的。而且我敢保证,对方绝对不会再来我们学校闹事了,这不是你我都愿意看到的吗?”张远道意味深长地笑着道。

 

“可是张校长,我……”

 

“别可是了,你们保安队对学校的贡献不小,身为校长呢,我也应该有所表示。现在学校已经放学,走,我请你和你手下那几个小保安出去喝几盅。”张远道乐呵呵道。

 

盛情难却,邹怀安没办法,只得将手中的对讲机和橡胶棍放下,招呼自己的几个手下过来,留下一个值班,剩下的则跟着他和张远道下馆子去了。

 

……

 

再说教学楼顶楼阳台这边,以班长魏巧巧为首的众女生,都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,好像一群打了兴奋剂的小燕雀。

 

不过和半个小时之前相比,她们脸上的表情则由期待变成了落寞,脑门上就像刻着两个字——失望!

 

“巧巧,你不会在骗我们吧,那吴大头一点事没有,反倒找来人把火烈那帮人揍了一通?”一直没拿到望远镜的李木子实在难以置信。自己的视力又很一般,刚才只通过肉眼看到校门口乱糟糟的一团,具体谁打了谁,谁给谁灭了火,谁大胜而去,她则完全不知道。

 

几次想要跑下去看个究竟,都被同学拦住了,都知道她那愣头愣脑的性格,怕她受伤。

 

“那帮穿着西装的是不是吴大头找来的我不知道,反正他们肯定是一伙的,把火烈的门牙都打丢了。那火烈也够可怜的,堂堂一个大哥,倒成了三孙子样……”魏巧巧话说到一半,马上停住。

 

刚才她的精力都集中在校门口,忘了火烈的女友曾婉还是身旁。自己这么说火烈,未免也太伤曾婉自尊了。

 

魏巧巧转过身来,安抚着拍了怕曾婉的肩膀,尴尬地笑了几声,道:“啊呵呵呵,小婉,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别多想。都怪那吴大头,找了一群黑心帮手,不然火烈肯定能把吴大头那厮收拾服帖了。对了小婉,你给火烈打个电话吧,咱们姐几个凑点钱,过去看看他,毕竟在某种程度上,他也是和咱们一伙,一起对付吴大头的不是吗?”

 

曾婉气的一句话不说,腮帮子鼓鼓的,小脸蛋好像火烧云似的。倒不是因为魏巧巧刚才失言损到了自己,只是因为那火烈太没用了,让自己在全班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 

本来曾婉就对火烈并不怎么感冒,毕竟那家伙要长相没长相,要气质没气质,言谈举止之间都透露着粗鄙。自己之所以答应当了他的女友,还不就是因为他罩得住,能让自己在同学面前很有面儿。

 

这下倒好,丢了这么大的人!真是气死了!

 

“哼!”冷哼一声之后,曾婉大步流星地走开了。

 

“柳絮,小婉不会真生我的气了吧?”魏巧巧一脸不自然道。

 

“不会的,小婉就这脾气,来的快去的也快,明天一大早,保证和往常一样,放心好了。”身为曾婉最铁的姐妹之一,柳絮拍着胸脯道。

 

“哦,那就好那就好。要不咱们给火烈打个电话,晚上一起去慰问慰问他。”身为班长的魏巧巧,组织活动总是特别积极。

 

“还打什么啊,刚才小婉早就打过了,第一次对方把电话挂了,之后人家直接关了机,怎么打都打不通。”周海燕撇了撇嘴,搭腔道。

 

“唉,真是的。”魏巧巧摇了摇头,大大的眼睛转了转,又道:“看来对付吴大头的任务是任重而道远的,想一蹴而就基本不大可能。姐几个,一会咱们一起到肯德基去吃东西,顺便商讨一下,接下来的日子里,对付吴大头的具体方针策略,如何?”

 

这帮小姐妹一听,都来了兴致,纷纷拍手叫好,跟撒了欢似的。只有一个人表现的比较平淡,那就是洛烟。

 

看着她凝着眉毛,好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模样,魏巧巧不禁关心道:“小烟,你、你怎么了,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

她摸了摸洛烟的额头,又摸了摸自己的,温度差不多,应该不是发烧。

 

“我、我身体确实有点不舒服,得早点回家洗个热水澡,好好休息休息,一会就不跟你们去了。”说着,洛烟假装咳嗽了几声。

 

其实众人哪里知道,通过几天的相处,在洛烟的心里,对秦逸居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。她知道那绝对不是爱情,倒更像是一种亲人般的一见如故。所以一听到姐妹们要如何对付秦逸,她就打心眼里产生了一种抵触情绪。

 

“哦,那好吧,天气忽冷忽热的,要多注意身体。”魏巧巧知道洛烟现在一个人生活,所以也只是关心了几句,让她参加集体活动的事只能作罢。

 

……

 

经纬路小吃一条街。
 

第8章 纯属找事

其中一个烤串摊位前,油乎乎的塑料桌上,四盘羊肉串,两盘气泡鱼,两盘烤青椒,外加四瓶雪花啤酒已经上齐。

 

桌子两侧,秦逸和阿亮相对而坐。秦逸的表情淡定从容,而阿亮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

本来,他今天要下点血本,请这个他多年未见的大哥好好撮一顿,却不想秦逸找了这么个不入流的地方。

 

坐在大马路牙子上一边撸串一边叙旧,他也真想的出来。

 

“青哥,我还以为你说的是什么好地方呢,原来就是这里。哦,我知道了,你听到我说要请客,是怕我破费,瞧不起我,对不对?”阿亮嘿嘿笑着道。

 

“臭小子,少废话,先跟你青哥我吹一瓶再说。”

 

嘭嘭两声,秦逸熟练地将两瓶啤酒起开,交给阿亮一瓶,碰了一下之后,二人一通牛饮,一口气喝了个干净,多年的兄弟情义,尽在不言中。

 

这阿亮本名为李亮,小的时候住在秦逸家隔壁。

 

几句闲谈之后,种种关于儿时的记忆涌上二人心头,每一个故事,都仿佛历历在目。

 

秦逸记得很清楚,李亮当时非常瘦小,周围的小孩子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瘦猴。

 

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李亮家非常的贫穷,他母亲是个下岗工人,赋闲在家。养家的重担全落在他蹬三轮的父亲身上。由于收入有限,家里的伙食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,才导致李亮整日面黄肌瘦的。

 

李亮父亲由于生活压力过大,经常酗酒之后打骂孩子。一被打,李亮就往秦逸家里跑,秦逸因为这事没少指着李父臭骂,有几次还差点打起来。

 

别看秦逸当时的年纪不大,胆子却不小。是个远近闻名的孩子王,不论嘴炮对骂,还是打架斗殴都是一把好手。

 

当时李亮因为老实,经常被几个富家子弟欺负。有一次被秦逸看到,用板砖把对方几个小孩子开了瓢。从此之后,那几个小子看到李亮或者秦逸都躲得远远的。

 

当然,秦逸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回家之后被老爸打得屁股开了花,三天没法下床。

 

而后,李亮便成了秦逸的跟屁虫,有事没事都跟着,上学一起走,撒尿一起去,下河摸鱼果园偷瓜更是都少不了他。

 

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在秦逸的熏陶之下,李亮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,没过多长时间,便很少有人再敢欺负他了。

 

“阿亮,六叔和周姨现在怎么样?身体都还结实吧?”秦逸接过阿亮倒满的一杯啤酒,喝了一口问道。

 

李亮的父亲李明浩在家中排行老六,所以小的时候,秦逸都唤他作六叔。周姨指的自然是李亮的母亲周凤兰。

 

听到这里,李亮的表情明显凝住了,吃了几口烤串,沉吟了少顷才道:“我爸四年前已经过世了,母亲倒是还好,就是比以前胖了些,前几天她还跟我提起你来着。”

 

秦逸点了点头,几分落寞道:“阿亮,六叔的身体向来很好,怎么会走的、走的这么急?”

 

“唉!”李亮无奈地长叹了一声,“我爸就是劳碌命,大概七八年前就总感觉腰疼。可我家的经济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,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为了省些医药费,他说什么都不到医院检查,而且还每天坚持工作,最终累倒了下来……”

 

说到这里,李亮的声音明显有些哽咽。虽然小的时候,李亮和父亲的关系算不上和睦,两父子经常一个月都不说几句话。但李亮毕竟是个懂事的孩子,知道自己父亲不容易,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,发发牢骚也在所难免。

 

况且一有闲钱的时候,父亲不是给自己买些好吃的,就是买两件新衣服穿。所以在心里,李亮对于父亲还是十分敬重的。

 

“后来呢?”秦逸关心道。

 

阿亮擦了擦眼角浮现出的几点泪花,接着道:“后来我和母亲坚持把父亲带到医院检查,医生的检查结果是,父亲由于常年的幸苦工作,导致腰肌劳损和腰间盘凸出,本来如果问题不严重的话,多休息休息,然后配合着一些腰椎牵引疗法,应该并无大碍。可由于延误病情,他凸出的腰椎压迫了神经纤维簇,导致下肢瘫痪了。”

 

秦逸也是一阵黯然神伤,他知道六叔的性格很要强,又不愿给别人填满烦。下肢瘫痪,对于他来说那将意味着完全丧失劳动能力。不仅如此,还将面临着一笔高昂的医疗费用。

 

那么以他的脾气秉性来看,自然不会再拖累那两个孤苦伶仃的母子,之后发生的事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

“然后六叔寻了短见?”秦逸声音低沉道。

 

“嗯,趁我和母亲不在的时候,他一个人用双手爬到楼顶,然后跳了下去。就那么无声无息的走了,连一张字条都没留下。”说到这里,阿亮的表情反倒坚强了起来,目光阴冷,铁拳握得紧紧的。

 

导致六叔自尽最深层次的原因无非就是钱,所谓安贫乐道只不过是一句笑话而已,贫贱夫妻百事哀才是真正的现实。

 

那么想摆脱这一切,以免步入六叔的后尘,就得不择手段的赚钱,这就是秦逸从阿亮眼中所得到的信息。

 

当然,这种观点,在某种程度上,秦逸是没办法认可的。

 

“阿亮,听哥一句话,六叔走了虽然很让人无奈,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。既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你应该尽快从失去父亲的阴霾中走出。我相信六叔的在天之灵,也希望看到你们母子越来越好,不是么?”秦逸谆谆教导道。

 

“青哥你放心,我现在有钱了,我和我娘再也不用过以前的穷日子了。”阿亮自信地笑着道,拿起桌上的烤气泡鱼,吃了起来。

 

“那就好。阿亮,你现在在做什么,能不能和我说说?”秦逸笑着道。

 

秦逸父母早亡,身边又基本没什么亲戚。对于这个童年的小兄弟,他完全当作亲人一般看待。他不想阿亮误入歧途,可种种迹象表明,对方正在走着一条不归路。

 

“青哥,在我眼中,你就是我的亲大哥,兄弟又怎么会跟你隐瞒什么。我父亲死后,为了扛起家中重担,我就直接辍学出去打工了。有一次领完工资,和几个工友出去喝酒,跟几个痞子起了争执,把其中一个打成重伤。”

 

“后来对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叫来好多人,都是江湖上的混子,当时我心里拔凉啊,心想这下可完了,断手断脚都是小事,小命很有可能就此搭上了。不料那混子中的一位大哥,看我一个人把责任都担了下来,很讲义气,又很能打,就收了我当干弟弟。”阿亮说的口若悬河,似乎每个情节都历历在目,言语中充满了得意。

 

“这么说来,那个人对你也算有知遇之恩了。”秦逸点了点头。

 

“没错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原来是五湖帮青蜂堂堂主,人们都叫他四爷。三年前,四爷被其他帮派的人算计,惨死。身为他干弟弟的我,自然就顺理成章地上位了。”阿亮挤了挤眼,嘿嘿笑着道。

 

果然不出我所料!秦逸了然地点了点头。

 

对于黑帮是怎么回事,秦逸太清楚了,因为他曾经当佣兵的时候,曾经连联合队友,剿灭过几个北欧的黑帮。

 

黑帮内部尔虞我诈,相互机关算机,表面上都各个讲义气,背地里却恨不得把自己的竞争对手弄死。而且从事的买卖,也大多是见不得光的,早晚要栽大跟头。

 

他清楚,虽然阿亮足够聪明,但也无法摆脱这一铁的现实。三年前四爷被仇家杀了,谁能保证他就会万无一失。

 

只不过,想让阿亮短时间洗手不干,也不现实。

 

“阿亮,哥知道你命苦,活得不易。但再怎么说,混黑也不是长久之策。即便混黑,哥也有几句话想提醒你一下,黄赌毒一定不能碰,尤其毒品,那是要掉脑袋的。这个我觉得你比我更清楚。”秦逸拉过阿亮的手,好言相劝道。

 

“呃……青哥你放心,我们五湖帮是个义帮,从事的都是合法生意,又怎么会碰黄赌毒。对了青哥,我之前听说你去当兵,之后又出国,你在国外到底都在干什么?另外,现在怎么回来当老师了?真是让兄弟我大跌眼镜,哈哈哈。”阿亮眼神闪烁,故意转移了话题。

 

秦逸知道,他一定有所隐瞒,但一时间也不好再追问,只得笑了笑道:“我在国外做佣兵,杀了好多该杀的坏人。后来洗手不干了,回来后发现紫金花女校在招聘语文老师,我就去应聘,没想到直接通过了,呵呵。”

 

“佣兵?太酷了。”阿亮一拍大腿,好像想到了什么,“青哥,你不觉得你这一身的本事,当个小老师,太屈才了吗?”

 

“阿亮,你什么意思?”秦逸嗅到了对方言语中的某些味道。

 

“青哥,过来帮我吧。我愿意把青蜂堂堂主的位置让出来,以后跟着你干!男子汉大丈夫,就得活得轰轰烈烈,干出一翻大事业,不是吗?”阿亮双眼放光道,语调真诚至极。

 

“这是不可能的。”秦逸不假思索,断然拒绝道。

 

“为什么?”阿亮百思不得其解,“是不是怕小弟不听你的,还是五湖帮上头不同意,你放心,只要有我在,这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

“不,不是这个意思。打打杀杀的日子,我早就过够了,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。阿亮,我也劝你,如果有机会的话,还是早日金盆洗手的好。青哥我不想看着你步四哥后尘,还是寻个正经营生做好些。那样不但安全稳妥,而且照样可以活得轰轰烈烈,创立一翻事业,金钱、地位、荣誉,一切的一切,也会随之而来,难道不是吗?”秦逸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
 
document.write(">>>>继续阅读全文<<<<")